koumlnigsberglouis

坑,脑洞大,博爱。普中心。

#we chose to go to the Moon#
登月并不如艾伯特想象中的浪漫。他躲藏在宇航服里尽量寻求平衡,心理的。他站在坑洞边缘,寻求着平衡,身体的。这里没有任何引起浪漫遐想的痕迹,只有许多坑洞。他要去的是最大的那个。
他环顾四周,满目尽是尘埃,这是一颗布满尘埃的球体。
他克制不去回想那许多的诗,关于月的。
他闭上眼睛跃进坑洞,那里藏着捣药的月兔、桂殿兰宫、美人以及不知疲惫,无休无止伐着那棵树的男人。
吴刚。艾伯特尝试着发出生涩的音节,外祖父曾提起过。
艾伯特认为自己和吴刚有许多相似处。
一切想象,俱为浪漫,这里只有尘土。
艾伯特睁开眼睛,打开随身携带的探照灯和通讯器。
“I copy Houston.This is Albert.I'm working through the rest of it as well.”
他朝洞穴深处迈步,他朝想象深处迈进,那里是月亮,那里有玉兔、广寒宫,有着一切古往今来悲欢离合,一切美好的想象。他像许多年前举着火把的人类从洞穴深处向外窥视那样,朝洞穴深处走去,那里是一切无知无畏者的理想,不是终点,那里没有终点。只有和他一样永不停息的吴刚。

评论
热度(5)

© koumlnigsbergloui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