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oumlnigsberglouis

坑,脑洞大,博爱。普中心。

我爱你,与你何干?


《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

从表面上看,这个无名的女人可悲又可怜,临终自白还在感激她仰慕了一生却没有一日爱她的男人。

实际上女人从未丢失“自我”,她对爱情的态度:真诚、热烈、极端,都是受自我的鼓舞,“人间称之为名誉、耻辱的东西,对我来说纯粹是空洞的概念”,她对世俗标准的抛弃致使我们不能用世俗的眼光以判断其悲惨与否。

这场没有任何回应也没有善终的单恋却让女人自始至终都深爱他、感激他、等待他,几乎愿意亲吻他足下的灰尘。女人对R为何会有如此深厚且狂热的感情?

财富、才华与修养。

她生活在逼仄的空间之中,她所见到的是破败、暴力与冷漠,R的出现为她带来了新的感受,R与周围的环境格格不入,使得她的好奇与日俱增。R的男仆...

5

关注我的朋友你们好

我高考完回来啦

3

献给我的画手雾港

某篇小说的番外

下午五点左右,弗朗西斯·波诺弗瓦的房子里,电话铃响个不停。他本人正蜷在小沙发里,那是个照不到阳光的角落,望着空气中回旋飞舞的金色微尘发愣,狂舞,循环往复。他很久没有听过的电话铃声同样循环往复,简直像是永无止境敲打他脑袋的锤子。他还是缩在沙发里一动不动,那电话铃声也一直响个不停。他有点儿恼了。非这么固执不可吗?他还是走到了金色灰尘之中,阳光照射的地方,这让他头疼,但至少能够停止更让他头疼的敲打。
“你好,弗朗西斯·波诺弗瓦,先生。”生硬的法语,不带多少感情又似乎有种侵略性。
“我不需要购买任何东西。”弗朗西斯拨弄着电话旁断头台状的雪茄剪,这是什么时候放在这儿...

5

一气之下的想法

我要写一篇原创
爱说闲话的大人说了闲话就会涨成气球,涨得越来越大他就会炸

3 2

想找一个画手合作

占tag抱歉,我想写一篇规模相当宏大的类似科幻小说,想和一个画手共同完成,只靠文字显得苍白无力,我也希望能够长期交流一起搞事。文风见代表作《顶层十三号》《敬自由、未来与死亡》如果你满意,私信我,我们唠唠嗑。
高亮:我不是想出本、不是约稿,就是合作。
cp已定的有独普。出场角色已定的有九个:安东尼奥、亚瑟、阿尔弗雷德、费里西安诺、基尔伯特、路德维希、伊万、马修、王耀,再多我也写不来。
画风最好硬气一点,这篇文有点凶狠(。
over,有意私我。

5 4

近日打算新开一坑,科幻,APH,大概会写八九个人,cp独普已定,别的再说,大纲已写,开头已拟,敬请期待。

2

我是一个神父

有时候我想我应该是一个神父,每到深夜,我看见列表有人负能爆了,我就去安慰,我希望能做些什么,但我知道一点,我救不了任何人,只能空洞地安慰,一切都会好的,就像神父。
神父手里还能有一本圣经,他还能有一个坚定的信仰。
我没有。
我只能说,一切都会好的。
我自己都不信。
我自己都好不到哪里去。
有时候我希望我能像查尔斯那样接受他人的痛苦,非常希望。
我连自己的痛苦都化解不了,怎么化解别人的啊

2 5

转学生

转学生 (英伊)
献给我的弟弟蛋黄

柯克兰先生是这所学校为数不多有着真才实学的老师之一,也是绝大多数不喜欢这所学校的老师之一。他有着丰沛的学识、绅士的做派,就像每一个年轻的学者那样,他有着古怪的脾气,当然,在某些人看来这样的脾气实在是可爱得很。没有人知道他为什么非留在这里不可,可能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他完全可以逃离这个糟糕透顶的小城去首都的大学执教,甚至去国外。他的才能使得他留在这个糟糕学校的行为显得无比荒谬。
或许,我是说或许,亚瑟·柯克兰留在这个偏远的地方就是为了等待费里西安诺·瓦尔加斯的出现,从古代爱情观来看,这种偶然的、像是命中注定的邂逅被称为缘分。
让我们来计算一个简...

2 20

江珩和沈茗杭。

江珩和沈茗杭。
沈茗杭是个非常神奇的女人,我认识她的时候我还不算个成功人士,也没有变成文雅的老男人。我那时刚刚开始当个总裁,省吃俭用买了这辆一直陪着我的三叉戟,屁也不明白就在城里逛,仿佛一个一夜间赚了几千万的暴发户。要是说我认识的人里有谁最清楚我的底细,那一定是她了。
我和杭杭是在医院认识的,住同一个病房。那时我们都年轻得很,既然年轻也不该生病到住院,我,我完全是误会!我是因为酒精中毒,吐在医院某主任心爱的跑车后座上,作为医院主任兼我小学同学,他愤怒地把我一脚踹进了医院,嘱咐同事让我“静养”。我家杭杭也差不多,她说,她在家撸猫,不小心被那主儿一阵狂挠,胳膊挠得稀烂,这是一个礼拜前的事了。
“那你咋还...

4

天赋清单

今早上两点睡的,妈的,总算写完了设定。
天赋清单系列

外星敌人通常被军官们用“狗娘养的”“一群杂碎”“魔鬼”等等出于主观情绪的脏字称呼,似乎很少有人记得外星敌人的官方名称是“里姆”,没有人会在乎那群想要夺走我们唯一母星的家伙到底叫什么。在三个世纪里,地球联盟几乎所有公民都想要把侵略者赶出太阳系,我们的联盟达到了前所未有的统一,这似乎是战争为我们带来的为数不多的好处之一。
——《地球联盟斗争史》
里姆在太阳系外侧建立了小型基地,并源源不断地从他们的母星赶来。他们的补给仅仅来源于开采沿途小行星的浅层矿藏,或是来源于恒星的辐射能。
尽管如此,他们的舰队依然具有强有力的生命力,躲藏在柯伊伯带和奥基星云之中,时...

3
 
1 / 8

© koumlnigsbergloui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