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oumlnigsberglouis

坑,脑洞大,博爱。普中心。

同居者 (非国设.普子分.微独伊.微西仏西.普→独.子分→亲分)

基尔伯特刚想好好教训一下那只猫,它就从他身上跳开了,它站在地板上高昂着头,像是对刚才的动作洋洋得意。基尔伯特从沙发上跃起来,站在沙发上猛跳了几下舒展筋骨。如果弗朗西斯知道了绝对会和他扭打在一起。他跳下了沙发,蹲在地毯上注视那只猫。那家伙很瘦,灰白色的短毛看起来并不很讨喜,像是刚在沙发底下之类的,布满灰尘的角落滚过,脑袋顶上和脊背上覆盖着棕黑色的毛,尾巴高高翘起,显现出一种骄傲的姿态。只有脑袋上一根黑色的毛和如同森林般深邃的眼睛讨人喜欢。
他放弃了和那只猫打架的念头,去浴室洗漱,之后在桌子上留了一张字条给弗朗西斯就打开窗打算离开,他刚朝窗外迈出一条腿,那只猫就跳了出去没了踪影。他只好收回那条迈出去的腿,在字条上添上一句,“你屋子里的猫跑了”。基尔伯特不知道这家伙会跑到哪里去,说不定它会回来,于是他在从二楼窗台攀到地面之前留下了半扇窗。
他可丝毫不指望它会来跟着自己。毕竟他们待在一起甚至不超过五个小时,除了衣服上的猫毛和手上两条淡淡的抓痕以外,它什么都没有给基尔伯特留下。


当晚,基尔伯特和路德维希共进晚餐时,他表达了想要搬出去住的意愿。
“威斯特,本大爷又找了个工作,那可真是酷毙了!我向你保证你如果来看的话一定会喜欢的。酬劳也很合适,就是离家有点远,我想搬过去会方便很多。”说完之后他灌了一口啤酒,嘴角残存着啤酒沫。
路德维希的脸色变了变,“哥哥,我只想听你的独奏。”他不像哥哥所谓的“年轻人”,他从来就无法融入那些热爱摇滚的青年当中去。第一次刚成年的路德维希被基尔伯特拖去酒吧的时候就被里面无法用语言形容的音乐震慑得说不出话来,出来之后他在路边吐光了胃里所有的东西,而他只在里头待了半个钟头。基尔伯特守在路德维希身边一整晚,确认他没事之后再不要求他加入,只是偶尔随口提议。
“如果你来我的出租屋本大爷很乐意给你演奏”
路德维希在那一瞬间显现出惊诧的神色,马上又被很好地掩饰。“你不用搬出去,大哥,如果不方便的话我可以给你买一辆机车。”
“我已经不想骑了,你还记得本大爷原来那辆吗?”
“…你和弗朗西斯酗酒之后一人一辆一齐栽到了公园的花圃里。那个公园在晚上十点就关上了门。你们到底是怎么凌晨一点进去,倒在花圃里,嘴里叼着几根草,并且拨打112,清晰地报出地址的?”
“本大爷是飞进去的!”
“况且你第二天就要去东欧,你不得不延迟了半个月待在医院好让你的手消肿”,路德维希说到东欧之后停顿了十几秒,他意识到提那不该提的鬼地方会让离家近十年的兄长难过,“抱歉,哥哥”
“别担心路茨,不过是几个街区,本大爷每个周末回来陪你喝酒,怎么样?嘿我想你不用本大爷给你讲睡前故事了,对吧?”
“不用,大哥。”路德维希低下头吃了块正在变冷的土豆,“你搬出去的话,如果需要我的帮助就开口…”
基尔伯特驳回了路德维希提出的他可以帮助搬东西的建议,理由是这会影响工作。基尔伯特对待路德一如从前带有有些蛮横的独断。那是基尔伯特表达爱意的独特方式。
“你什么时候走?”
“马上”

评论
热度(18)

© koumlnigsbergloui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