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oumlnigsberglouis

坑,脑洞大,博爱。普中心。

简陋的生贺,我也不知道起什么名字好

只是改了改好久之前写过的,不过懒癌能改也挺难的!
梗大概就是三战后所有国家都到了地狱

路德维希躺在骨头堆里午睡,即使是在地狱他依然有这个习惯。恐怕他是唯一一个还遵守规矩的亡魂。他的那些朋友——姑且算作是朋友吧,在无尽的黑暗里停止了无止境的争吵与打斗,谢天谢地他们终于停止了。
因为再也没有什么可以争夺的东西了,这里什么有价值的东西也没有,唯一的活物就是蛆虫。
难道阿尔弗雷德和伊万会因为两条滑腻的浑身遍布刚毛的双翅目环裂亚目动物就朝对方扔核弹吗?他们现在会坐下来心平气和地喝上一杯下午茶,聊一聊别的,他们并不是喜欢算旧账的人。
可是他们还是时不时会发生争执,天知道是什么原因。路德维希为了抵御他们对对方的咒骂尽量用几根不知道是谁的指关节堵住耳朵。
大概是弗朗西斯的,他的左手被炸得四分五裂,不过现在他能好好坐下来等亚瑟喂饭给他吃了——鬼知道为什么他的食物能下地狱,说不定那是这儿最可怕的东西。路德维希想象着正在将那样的食物咽下的弗朗西斯,他感到心情莫名愉悦,捏起一根脊椎,敲了敲枕着的头盖骨。真是惬意。为什么就连地狱也只剩打击乐了呢?好吧,他听到了弗朗西斯的哀鸣,高卢鸡的哀鸣,听起来像是他的毛被拔光了。
他不得不把脑袋埋进一堆肋骨,刮得他的脸颊出现了几道血痕,他不在意,死人没有什么好在意的。
这堆肋骨大概是他哥哥的,他的大哥那时候被踢断了肋骨,然后肺部中弹,足足消耗了十分钟才死掉,当着他的面。他大哥现在是死神,他说一点也不疼,骨头茬留着碍事,掰下来托琢玉师雕了个十字在上面,然后就送给了他。说是在东德那些日子错过的生日礼物,用肋骨补回来。他以为他是亚当吗?路德维希不需要肋骨变成的夏娃,他只需要一个来自基尔伯特的拥抱。他埋得更深了,嘴唇贴着哥哥的肋骨,他在亲吻它吗?大概是的。
费里西安诺的哭声和罗维诺的怒吼比起弗朗西斯的哀嚎来更具有穿透力,他的胃开始抽搐了——他忘了他的胃那时候被炸掉了。
他只好再把自己埋得深一些,在他即将枕着不知道谁的大腿骨上的时候,他感到背部有轻微的触感,谨慎又小心的。轻轻触碰了一下过后就停止了动作。
他已经知道是谁了。
他从骨头堆里直起了身子,骨骼随着他的动作滚落在地。他将散在额前的金发尽数拢在脑后,之后一边从腰上的肌肉组织上取下骨头渣子,一边询问那个严肃的金发少年。“怎么了?海因里希。”
“今天是你生日”海因里希·恺撒站直了身子,像是在汇报工作。
“生日对我还有什么意义?”路德维希捡起刚才滚落的骨头,一块一块抛回骨堆。
“至少我给你准备了礼物,Gil也是,”他皱着眉塞给路德维希一束干枯的矢车菊。“地狱只有死去了的,抱歉。Gilbert还在回来的路上,他运用死神的特权赶去人世给你买啤酒。”
路德维希吸了吸鼻子,嗅着已经干枯的花朵残存的气味,企图回忆起从前的气息,活着的。
“你应该许一个愿望,Lud.”
路德维希想,可能所有孩子对这种事情都是非常偏执的。
生日对他来说不过就是个工作日,或许他会多奖励自己一杯啤酒。
在他死后,生日对他来说算什么呢?
他不知道。
“我希望能和你的灵魂永存”
“可是…我没有灵魂”
海因里希说的是事实,他没有灵魂,因为他压根就不是个被给予希望的国家。他作为人的灵魂早就被死亡碾灭了。
“我想我可以分你一点,哥哥也会乐意分你一点.”
地狱能够包容没有灵魂的情感。他们将在地狱永存。
地狱不存在的钟被敲响了,那是门铃,基尔伯特回来了,还带来了狂欢所需要的一切。啤酒,香肠,烤肉,蛋糕,焰火…甚至还有,钢管舞的那根钢管,看样子他是打算灌醉柯克兰了,哦,可怜的波诺弗瓦。甚至…为什么会有音响和话筒??架子鼓??愿上帝保佑参与这场狂欢的所有人。
扛着镰刀的,缺少几根肋骨和一个肺的死神基尔伯特·贝什米特端坐在架子鼓旁。
“生日快乐!!West——”
我们将永存。路德维希在焰火绽放的一瞬间这么想。

评论(16)
热度(19)

© koumlnigsbergloui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