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珩

坑,脑洞大,博爱。普中心。

献给我的画手雾港

某篇小说的番外

下午五点左右,弗朗西斯·波诺弗瓦的房子里,电话铃响个不停。他本人正蜷在小沙发里,那是个照不到阳光的角落,望着空气中回旋飞舞的金色微尘发愣,狂舞,循环往复。他很久没有听过的电话铃声同样循环往复,简直像是永无止境敲打他脑袋的锤子。他还是缩在沙发里一动不动,那电话铃声也一直响个不停。他有点儿恼了。非这么固执不可吗?他还是走到了金色灰尘之中,阳光照射的地方,这让他头疼,但至少能够停止更让他头疼的敲打。
“你好,弗朗西斯·波诺弗瓦,先生。”生硬的法语,不带多少感情又似乎有种侵略性。
“我不需要购买任何东西。”弗朗西斯拨弄着电话旁断头台状的雪茄剪,这是什么时候放在这儿...

8

想找一个画手合作

占tag抱歉,我想写一篇规模相当宏大的类似科幻小说,想和一个画手共同完成,只靠文字显得苍白无力,我也希望能够长期交流一起搞事。文风见代表作《顶层十三号》《敬自由、未来与死亡》如果你满意,私信我,我们唠唠嗑。
高亮:我不是想出本、不是约稿,就是合作。
cp已定的有独普。出场角色已定的有九个:安东尼奥、亚瑟、阿尔弗雷德、费里西安诺、基尔伯特、路德维希、伊万、马修、王耀,再多我也写不来。
画风最好硬气一点,这篇文有点凶狠(。
over,有意私我。

5 4

转学生

转学生 (英伊)
献给我的弟弟蛋黄

柯克兰先生是这所学校为数不多有着真才实学的老师之一,也是绝大多数不喜欢这所学校的老师之一。他有着丰沛的学识、绅士的做派,就像每一个年轻的学者那样,他有着古怪的脾气,当然,在某些人看来这样的脾气实在是可爱得很。没有人知道他为什么非留在这里不可,可能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他完全可以逃离这个糟糕透顶的小城去首都的大学执教,甚至去国外。他的才能使得他留在这个糟糕学校的行为显得无比荒谬。
或许,我是说或许,亚瑟·柯克兰留在这个偏远的地方就是为了等待费里西安诺·瓦尔加斯的出现,从古代爱情观来看,这种偶然的、像是命中注定的邂逅被称为缘分。
让我们来计算一个简...

2 28

半夜随便说说,不针对谁,就是恃才傲物,你要说我这是发牢骚,那就是牢骚了

我的基尔伯特很独特,我的文风也让人眼前一亮,一般写的文章文学性比较强,我本人很骄傲,所以这些我可能有所夸大。
我受到的关注度显然不如很多为傻白甜而傻白甜的写同人文的人,在此我不把他们称作同人文文手,我不认为我和他们是一类的人。
他们的文,对,很甜,两个角色幸福快乐地生活在了一起,时不时还开开车,开车不过就几个寻常动作,动辄上百赞。相比之下,我确实更不那么受欢迎。
但是,难道我开不了车?还是我写不出傻白甜?我既然能写严肃文学,开车这种屁大点事我没亲自开也看过许多车不是?傻白甜我年轻时候也写过,ooc严重,我当时自称是段子手,很受欢迎,空间很多段子有999+的赞,每天乐得我找不着北。现在我只想说,往事不...

26 22

【英西】Butterfly in My Stomach(怦然心跳) 本宣预售+试阅

蕭寒無聲:

是的你们没看错,我们真的搞出了预售!
最终印量会被预售决定,希望大家有兴趣的话不要吝惜自己的热情-3-


Doctor Por With His Bro:



#英西# #AHP# #预售#



【刊名】Butterfly in My Stomach(怦然心跳) 



【原作】Axis Power Hetalia



【CP】英西

  ...
62

探测器

“这不好笑。”当我得知罗德里赫的意图之后,我不确定他是否在开玩笑,于是斟酌着作出了回答。认识阿尔弗雷德之后我一直没法彻底分清玩笑与正经事之间的区别,这是他对我根深蒂固的影响之一。当然,如果你不苟言笑的远房表亲走到你的办公室来,说出他是超人马上要飞到太空推开某颗即将撞上地球的行星在那之前他必须要辞职之类的话,你会选择与他握手祝他一路平安并双手递上同意辞职的说明还是关切地询问他是否需要神经科医生的电话号码?我会选择后者,毕竟要我相信我的这位表亲会讲笑话,还不如相信他能够独自走完从公司到家八百米的路程不会迷路。
阿尔弗雷德曾对我说,他如果将来要开发地图软件一定先由我的表亲试用,一旦有用,他会发大财的。...

21

图文无关。占tag抱歉。
希望有一个画手搭档,我的文风独特,BE为主,普中心,偏独普。希望搭档画风不错,对人物的理解给我相近,有不同也很好。
爱文学,也可以聊文学。
有意评论或私信。

图源自我御用摄影师,图上坐标内蒙古。

7 7

炼金术士、魔法师及科学(待定)
B7级的中阶魔法师亚瑟·柯克兰迈上第五千三百三十七个石阶后,他感觉到明显的体力不支,并且发誓有朝一日一定要制作一个比永无止境的阶梯更便捷的玩意儿,或许可以用电来带动,这种新近投入使用的能量是由一个普通人发现如何投入使用的,而这个普通人已经在死在了这座高塔里,直接杀死他的是他所发现的电能。这个可怜人。亚瑟想到这儿不免有些难过。伦敦第一座发电厂由一群巨灵使用雷电咒提供电能,用于高阶魔法师的家庭照明以及将罪犯处以死刑。或许可以使用力来带动,只需一卷长达数百米的绳索和一个稳定的座椅,话说回来,那东西常在多山的地方出现,如果哪位贵族像政府部门中A3级以上的魔法...

2 10

星条旗下
我第一次见到琼斯是在这间酒吧,就是那儿,角落的位置。说真的,我不相信他会干什么事,警长。他遵纪守法,是个合格的大兵。哦抱歉,我的确不知道从战场回来的全是疯子。关系?我们关系也就那样,他守规矩,从不喝醉,似乎滴酒不沾。不,他,我想在他看来,他没有多少朋友。是的,我已经半个月没有见过他了。5月18日下午5点?他在这儿,和往常一样待到深夜。我就了解这么多,再见,警长,祝你好运。
事实上,作为一个遵纪守法的美籍西裔公民,我不该对着警察说瞎话,但除了5月18日艾伦·D·琼斯(在证件上被称为阿尔弗雷德·F·琼斯)的情况以及我俩的关系,还有我们...

18

无乡旅人[独普]
“维也纳?那是个好地方。”基尔伯特将那本书丢在桌上,点了点头算是对那个地方的称赞,路德维希知道那并非完全真诚,就连他自己也只能说,维也纳算是个好地方,供人停歇,就像是汽车旅馆,但那不是他的起点更不是终点。
那本沾满酒渍的书本封面已经看不出本来面目,原本的几个单词早已模糊不清,竭力辨认标题的路德维希忽然有了个荒谬的念头。这真的是一本书吗?
“你在…看什么?”路德维希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不那么充满好奇,通常好奇心会刺伤他们这样的异类。路德维希不自觉地就将自己与对方划为同一族群。
“《漫长的告别》,雷蒙德·钱德勒”
尽管对于畅销小说并无多大兴趣,路德维希对这本书有所耳闻,也抱...

5 23
 
1 / 6

© 江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