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珩

坑,脑洞大,博爱。普中心。

无乡旅人[独普]
“维也纳?那是个好地方。”基尔伯特将那本书丢在桌上,点了点头算是对那个地方的称赞,路德维希知道那并非完全真诚,就连他自己也只能说,维也纳算是个好地方,供人停歇,就像是汽车旅馆,但那不是他的起点更不是终点。
那本沾满酒渍的书本封面已经看不出本来面目,原本的几个单词早已模糊不清,竭力辨认标题的路德维希忽然有了个荒谬的念头。这真的是一本书吗?
“你在…看什么?”路德维希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不那么充满好奇,通常好奇心会刺伤他们这样的异类。路德维希不自觉地就将自己与对方划为同一族群。
“《漫长的告别》,雷蒙德·钱德勒”
尽管对于畅销小说并无多大兴趣,路德维希对这本书有所耳闻,也抱...

5 21

无乡旅人[独普 非兄弟 非国设]
“我从东德来”

这是路德维希从基尔伯特口中听到的第一句话。
路德维希依照惯例在结束一周的学习后去了酒吧,他只是不愿被同租的室友视为异类或者gay,事实上二者并无明显的界限可言,但路德维希确确实实是一个异类。他总是独自坐在bar最角落的位置,一晚上点一杯马提尼,他只是一言不发地坐在那儿,双手交叠,目光不知落在哪个反射着灯光的酒杯上,借此消磨一夜的时光。他很少在意周围环境的变化,就像博物馆里的一尊塑像,直到他注意到基尔伯特。
基尔伯特向侍者要了酒后就坐在一侧等待,他泰然自若地环顾四周如同一个帝王,接着从包里拿出了一本书放在遍布酒渍的吧台上,他沉浸在书页之中,那银色的脑袋...

14 34

请求支援[独普/ABO设定/双A/非国设]

“路德维希…长官.请求支援.”
“贝什米特上校,请务必再坚持一下”

奥陶纪*946年 10月3日.6:05a.m.
基尔伯特·贝什米特上校正就着增强瞬间爆发力的药片咀嚼合成营养物,类似嚼塑料的口感让他有点反胃——他在“秩序”以外被称为“freedom”的区域执行任务的时候咀嚼过远古时期的人种所制造的塑料,天知道那是什么玩意儿。埃德尔斯坦下校绝对是个心理变态,总是让他试验一些奇奇怪怪的药物。为什么味道不能好一点呢?贝什米特上校曾数次敲着他的桌子这么吼叫,有几次甚至揪着衣领把他拎了起来。
“你这个笨蛋长官,”埃德尔斯坦下校扶正被打歪的眼镜之后回答,“因为我不是Alpha。”这个Omega绝对...

6 46

简陋的生贺,我也不知道起什么名字好

只是改了改好久之前写过的,不过懒癌能改也挺难的!
梗大概就是三战后所有国家都到了地狱

路德维希躺在骨头堆里午睡,即使是在地狱他依然有这个习惯。恐怕他是唯一一个还遵守规矩的亡魂。他的那些朋友——姑且算作是朋友吧,在无尽的黑暗里停止了无止境的争吵与打斗,谢天谢地他们终于停止了。
因为再也没有什么可以争夺的东西了,这里什么有价值的东西也没有,唯一的活物就是蛆虫。
难道阿尔弗雷德和伊万会因为两条滑腻的浑身遍布刚毛的双翅目环裂亚目动物就朝对方扔核弹吗?他们现在会坐下来心平气和地喝上一杯下午茶,聊一聊别的,他们并不是喜欢算旧账的人。
可是他们还是时不时会发生争执,天知道是什么原因。路德维希为了抵御他们对对方的咒骂尽...

16 20

荣光过后[普独普]
还没写完,图侵删
基尔伯特几乎是为战争而生的,可又有谁在诞生伊始就能够熟悉并热爱战争呢?基尔伯特认为自己只是刚好在那个时候诞生并被卷入其中无法自拔,像一直在泥潭打滚而沾沾自喜的猪,直到深陷下去才醒悟过来。他以一身如功勋般的伤痕为代价换取了足以驾驭战争这头桀骜野兽的能力。他享受了战争带来的短暂荣光,也换取了在那片充斥着混乱的大陆上存活的权利,还有他脚下的土地。而荣光过后这个一直骄傲的国隐匿了踪迹,仿若一只潜伏于黑暗之中的巨兽,但它不会再出现。基尔伯特在那之后鲜少向人提及他从前的荣光与失败,他只会在某一瞬忽然想起那些遗忘在角落中腐烂的过往时光,他将它们都记在了日记本当中,久远到仿...

7 111

姓氏 独普or独神罗 01

“他后来去哪儿了呢?哥哥”路德维希问道。
他在椅子上坐直了身子,双手撑着椅子,小幅度摇晃着双腿。路德维希的视线从自己的鞋尖上移开,转而凝视兄长,而基尔伯特·贝什米特正若有所思。
路德维希只好盯着面前那本厚实的书出神。
他想起了那个比他稍大些的男孩,海因里希,总是沉默着的。在他们为数不多的相处时光中,他们之间总散发出一种纯粹的沉静。只是他们时不时会抛出几句话,有些是孩童天真的问询,有些是思想碰撞闪烁其间的火星,还有些是他们经受不住共同持守的孤独脱口而出的感受。
那个男孩戴着一顶遮掩了耀眼金发的黑色帽子。他只能想起这一点。路德维希的记忆有些模糊不清,仿佛那个看起来和他年纪相仿的男孩只是他在病...

9

江珩先生的碎碎念.占tag抱歉
关于独普.
在loft上翻了翻独普文.写东西德的不少.不乏文笔还未成熟的先生和文笔不错的先生.
不过.你们能不能.别写.
脑袋抵上柏林墙大声哭喊哥哥我爱你的独.
背靠在柏林墙上蹭来蹭去(。的普
…你们这么写看起来是好感人的.
唉呀妈呀俺们兄弟情深.哥哥俺想死你了.唉呀妈呀俺们家阿西不能这样啊要长大啦.
但是…一靠近柏林墙.真的.会被射成筛子.
更别说.你靠在上面一整天.
更别说你.还能.感觉到.对方的.动作.
旁友.这真的不是豆腐渣工程.
写文之前.就算是.维基百科.也可以看看吧.
我的个人观点.东西德分裂后的lud和Gil确实会思念彼此.但更多的是放在心里而不被他们各自所属阵营的人看出...

14 72

致我最亲爱的哥哥#独普#
我真是受够了阿尔弗雷德•F•琼斯。
路德维希的克制消失得无影无踪,直到他将油门踩到底时,他仍然在谩骂着,用他所能够想到的任何污秽的词汇。
路上并没有多少人,这让他能够尽情狂飙不至于被什么阻挡,或者是被贴上几张罚单。去他妈的吧。
他甚至不知道他要去哪。
他只知道一件事,他要离开那个鬼地方。他受够了Alf那自以为是的指手画脚,他受够了和Alf一起参加世界会议,并且要和苏联维系表面的友好。他看见基尔伯特望向他的眼神,冷漠的,又带着怜悯,不,这并不是最重要的。
重要的是,那个斯拉夫人带着笑意瞄了一眼他的哥哥,基尔伯特便顺从地,缓慢地低下了头,继续在会议记录上写写画画。伊万把路德...

3 60

致我最亲爱的哥哥

我真是受够了阿尔弗雷德•F•琼斯。
路德维希的克制消失得无影无踪,直到他将油门踩到底时,他仍然在谩骂着,用他所能够想到的任何污秽的词汇。
路上并没有多少人,这让他能够尽情狂飙不至于被什么阻挡,或者是被贴上几张罚单。去他妈的吧。
他甚至不知道他要去哪。
他只知道一件事,他要离开那个鬼地方。他受够了Alf那自以为是的指手画脚,他受够了和Alf一起参加世界会议,并且要和苏联维系表面的友好。他看见基尔伯特望向他的眼神,冷漠的,又带着怜悯,不,这并不是最重要的。
重要的是,那个斯拉夫人带着笑意瞄了一眼他的哥哥,基尔伯特便顺从地,缓慢地低下了头,继续在会议记录上写写画画。伊万把路德维希的利剑改造成了苏联的...

4 28

全国卷.独普.普鲁士灭了.德意志头也不回.往前走.别人问他为啥不看看他的哥哥,东德.他说,普鲁士已经死了,再看多少眼,他都不再是那个辉煌的普鲁士了.分开是为了更好的重逢.我将等待你离开虚幻的乌托邦,推倒那堵隔开我们的墙,到那时我会拥抱你.即使你早已不是当初辉煌的普鲁士.

4 34
 
1 / 2

© 江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