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珩

坑,脑洞大,博爱。普中心。

图文无关。占tag抱歉。
希望有一个画手搭档,我的文风独特,BE为主,普中心,偏独普。希望搭档画风不错,对人物的理解给我相近,有不同也很好。
爱文学,也可以聊文学。
有意评论或私信。

图源自我御用摄影师,图上坐标内蒙古。

7 7

图文无关!图文无关!图文无关!
囚徒

自从基尔伯特住进这个病房,他就明白他不会再有机会离开牢笼了。他成了一个独特的囚徒,而他并不因此而有什么特别的感觉,每个国家意识体生来就待在牢笼里,他只是摆脱了那些冠冕堂皇的公共事务罢了,他这么想。

阿尔弗雷德穿着白大褂,脸上戴着一次性口罩,他装模作样地打开档案夹向基尔伯特宣告他的病情。他透过蒙着些许水雾的镜片注视着曾经的导师,狡黠、阴险、野蛮且极度危险的普鲁士,而基尔伯特面无表情抱着双臂坐在床边,直到听完“因病情严重转入特殊病房,除亲属外不允许探视”后他才翻了个白眼伸手拽掉了那个蓝色的口罩。

“阿尔弗雷德,你演够了没有,你大可直接把我带去军事法庭”

阿尔弗雷德有些尴...

21
 

© 江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