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oumlnigsberglouis

坑,脑洞大,博爱。普中心。

献给我的画手雾港

某篇小说的番外


下午五点左右,弗朗西斯·波诺弗瓦的房子里,电话铃响个不停。他本人正蜷在小沙发里,那是个照不到阳光的角落,望着空气中回旋飞舞的金色微尘发愣,狂舞,循环往复。他很久没有听过的电话铃声同样循环往复,简直像是永无止境敲打他脑袋的锤子。他还是缩在沙发里一动不动,那电话铃声也一直响个不停。他有点儿恼了。非这么固执不可吗?他还是走到了金色灰尘之中,阳光照射的地方,这让他头疼,但至少能够停止更让他头疼的敲打。
“你好,弗朗西斯·波诺弗瓦,先生。”生硬的法语,不带多少感情又似乎有种侵略性。
“我不需要购买任何东西。”弗朗西斯拨弄着电话旁断头台状的雪茄剪,这是什么时候放在这儿的?
“不,不,我只是想和你聊聊。”
“什么?”他早就没有多少活着的朋友,除了每个季度联系他的编辑以外,没有人会和他“聊聊”。
“关于亚瑟·柯克兰。”
“我不知道这个人,除非你是这个疯子本人。”
“我是柯克兰,另一个柯克兰,斯科特。”
“好吧,我们聊聊,但不是现在。”弗朗西斯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同意和这个充满侵略性的声音,莫名其妙不知从哪儿冒出来的柯克兰“聊聊”。
“什么时候?”
我死的时候。弗朗西斯想。可他还是回答:“明天。”
“我在你家附近的旅馆,如果可以当面说话会更好。”
“好的,车站附近的露天咖啡馆,上午九点。”弗朗西斯按下断头台,咔嚓,路易不知多少世的脑袋掉啦。
也就是这个时候,他想起来了,是的,这是柯克兰,亚瑟·柯克兰还在的时候放在这儿的。
—tbc—
先不打cp的tag了

评论
热度(4)

© koumlnigsbergloui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