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oumlnigsberglouis

坑,脑洞大,博爱。普中心。

我是一个神父

有时候我想我应该是一个神父,每到深夜,我看见列表有人负能爆了,我就去安慰,我希望能做些什么,但我知道一点,我救不了任何人,只能空洞地安慰,一切都会好的,就像神父。
神父手里还能有一本圣经,他还能有一个坚定的信仰。
我没有。
我只能说,一切都会好的。
我自己都不信。
我自己都好不到哪里去。
有时候我希望我能像查尔斯那样接受他人的痛苦,非常希望。
我连自己的痛苦都化解不了,怎么化解别人的啊

评论(2)
热度(5)

© koumlnigsbergloui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