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oumlnigsberglouis

坑,脑洞大,博爱。普中心。

转学生

转学生 (英伊)
献给我的弟弟蛋黄

柯克兰先生是这所学校为数不多有着真才实学的老师之一,也是绝大多数不喜欢这所学校的老师之一。他有着丰沛的学识、绅士的做派,就像每一个年轻的学者那样,他有着古怪的脾气,当然,在某些人看来这样的脾气实在是可爱得很。没有人知道他为什么非留在这里不可,可能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他完全可以逃离这个糟糕透顶的小城去首都的大学执教,甚至去国外。他的才能使得他留在这个糟糕学校的行为显得无比荒谬。
或许,我是说或许,亚瑟·柯克兰留在这个偏远的地方就是为了等待费里西安诺·瓦尔加斯的出现,从古代爱情观来看,这种偶然的、像是命中注定的邂逅被称为缘分。
让我们来计算一个简单的概率问题:费里西安诺选择前往英格兰是因为他的哥哥在意大利闯了祸,英格兰不在他哥哥的计划之中,原本的选择是美利坚,但是费里西安诺在最后一刻因为莫奈的风景画而选择了英格兰。具体的地点则是因为瓦尔加斯兄弟坐在列车上打了瞌睡,以至于他们完美地坐过了站,于是本着意大利人特有的随性将错就错留在了这个位于英格兰北部的城市。而亚瑟·柯克兰则是因为某位知名学者曾在此处生活选择了这个城市,并且留在一个学校教书。当然啦,费里西安诺还处于受教育的年龄,他必须去学校上课。这样,按该地区所有适合费里西安诺上学、亚瑟就职的学校计算,他们身处同一校园(不一定是同一班级)的数学概率是1/20。
在有六个年级,数十个班级的学校里,亚瑟被安排教费里西安诺的班的可能性大约是1/178.23。这个可能性必须乘以1/20。所以在一切巧合之下,邂逅的可能性最终是1/3564.6。
正如亚瑟·柯克兰常在解决一道数学题后说的,“答案显而易见,”这是命运、上帝或者别的什么东西让他们相遇的。
—TBC—

评论(2)
热度(20)

© koumlnigsbergloui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