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oumlnigsberglouis

坑,脑洞大,博爱。普中心。

探测器

“这不好笑。”当我得知罗德里赫的意图之后,我不确定他是否在开玩笑,于是斟酌着作出了回答。认识阿尔弗雷德之后我一直没法彻底分清玩笑与正经事之间的区别,这是他对我根深蒂固的影响之一。当然,如果你不苟言笑的远房表亲走到你的办公室来,说出他是超人马上要飞到太空推开某颗即将撞上地球的行星在那之前他必须要辞职之类的话,你会选择与他握手祝他一路平安并双手递上同意辞职的说明还是关切地询问他是否需要神经科医生的电话号码?我会选择后者,毕竟要我相信我的这位表亲会讲笑话,还不如相信他能够独自走完从公司到家八百米的路程不会迷路。
阿尔弗雷德曾对我说,他如果将来要开发地图软件一定先由我的表亲试用,一旦有用,他会发大财的。我说,想得美吧。
“我要辞职。”罗德里赫重复了一遍。
“只是因为你想离开?”
他没有回答我的问题,他的脸色惨白嘴唇紧闭,唯有那双眼睛还有一点儿颜色,而那里面充满倦怠,这让他看起来像刚从棺材里爬出来的十九世纪时期的伯爵。如果他换上他柜子里那些戏服一样的衣服的话。我没有把我的想法说出来,事实上我很少这么干,有的时候在阿尔弗雷德面前我会说出来,他会整整笑上五分钟,然后表示难以相信我居然是这样…有想法的人。“噢,天呐,路德,你装得也太像了!”
我不理解这是所谓的幽默,这是我的内心想法,仅此而已。

“这么说,你这个少爷就是为了出来找我?”基尔伯特朝着天花板翻了个硕大的白眼,“老天,那里不需要我,还有,本大爷现在在休假。”
“你已经休了十年,基尔伯特。”
“如果有必要,还会继续休下去。”
“你甚至不需要工作,只需要回到柏林,你的家人身边。”
“我可去你妈的。”
“我不是来抓捕你的,基尔,你不知道你弟弟多想念你。”
在长久的停顿之后,基尔伯特以微不可闻的声音说:“知道了。”

交谈结束之后,基尔伯特询问了路德维希此事,得到的是这样的回答。
“什么?哥哥,我是很想念你。但我们每天长达三小时的视频已经足够我表达想念了。”
基尔伯特难以理解。“那见鬼,他到底想把我绑回去做什么?”
对面的视频里忽然出现了一个疯狂运动的,连摄像头都无法捕捉到清晰影像的影子。
“阿尔弗,别在我弟弟身边乱晃。”
“噢老师!你不觉得那个小少爷这么做肯定有理由的?”
“能有什么理由,他迷路了?要我把他带回家?”
“他连八百米都走不出去!他在哪找到你的?”
“慕尼黑的一家酒吧”
“我很好奇,基尔伯特,他身上是带了GPS还是怎么的?你能不能告诉我GPS什么牌子的?拜托!商业计划!”
下一次见面的时候,基尔伯特对罗德里赫进行了搜身。
除了钱包、手帕、房卡以外,他身上压根没有能导航的玩意,连手机都没有。
“你…在干什么?你这个…粗鲁的家伙”
“见鬼,你怎么找到本大爷的。”
“就像你找到我那样。”
基尔伯特想起了阿尔弗的话,“基尔,你们都多久没见了?十年?”
“你身上绝对有GPS。”基尔伯特像是不服输的小孩那样抱起双臂打量罗德里赫。
“有,我就是。”
“难道你是贝什米特探测器?隔着几千公里就知道我在哪里?小鼻子贴在地上探照灯嘟嘟嘟发亮?你疯了吧!”
“我们十年没见了,基尔伯特。”
沉默之后,基尔伯特说:“噢、那你为什么不直接对我说,你想我了呢?”
—The End—
我终于明白怎么不用配图就发文了,哈利路亚

评论
热度(16)

© koumlnigsbergloui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