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oumlnigsberglouis

坑,脑洞大,博爱。普中心。

炼金术士、魔法师及科学(待定)
B7级的中阶魔法师亚瑟·柯克兰迈上第五千三百三十七个石阶后,他感觉到明显的体力不支,并且发誓有朝一日一定要制作一个比永无止境的阶梯更便捷的玩意儿,或许可以用电来带动,这种新近投入使用的能量是由一个普通人发现如何投入使用的,而这个普通人已经在死在了这座高塔里,直接杀死他的是他所发现的电能。这个可怜人。亚瑟想到这儿不免有些难过。伦敦第一座发电厂由一群巨灵使用雷电咒提供电能,用于高阶魔法师的家庭照明以及将罪犯处以死刑。或许可以使用力来带动,只需一卷长达数百米的绳索和一个稳定的座椅,话说回来,那东西常在多山的地方出现,如果哪位贵族像政府部门中A3级以上的魔法师那样愚蠢,非得把城堡或是监狱修筑在陡峭的山上,他就得制作一个这样的座椅来运送食材。
用别的方式也并不是不可能的事,只需要像鸟儿那样利用空气上升,监狱的高度不算什么。

当他还是A6级的魔法师,兼任国防部副部长时,他曾向首相提出了他的想法,提议进行监狱改造。
“除非关在里面的是魔法师,召唤该死的魔鬼变化成鸟,不然什么东西都出不去。难道那些反抗分子会像米勒的新剧《莫尔德天鹅》里的美人儿那样长出翅膀吗?”首相缩在与他矮小的身体毫不相称的椅子里,故作风趣地朝亚瑟挥了挥手,“别管那些事情了,亚瑟,说实在话,米勒的戏剧很好,你为什么不一起去看看呢?”
亚瑟拒绝了首相的邀请, 把这一想法存放在脑海里。事实上首相说的也不无道理,完全处于统治阶级的“尊敬的”魔法师们谁会在乎那些白费劲的工作呢?只有柯克兰会这么做。魔法师能够召唤魔鬼,这一点就否认了一切进步,哪怕是端一杯水,魔法师也愿意使唤魔鬼,以彰显他能力的强大。

胡思乱想总是有益结束爬楼梯的痛苦,亚瑟怏怏不乐地推开监狱的大门,急需上油的合页发出一连串惨叫,拱顶式的建筑让这里看起来不是一般的低矮压抑,算不得宽敞的办公室阴冷得像是亨利三世的陵墓,周遭的石头里像是浸透了血液,监狱这类建筑都是如此。幸而他所需的书籍大都被魔精搬运过来摆放整齐,在亚瑟就任反抗分子监狱管理员(简称为狱卒)的第一天,这是唯一一件让他稍微感到愉快的事。他忽然想起几百年前魔法师的习俗,在某些建筑完成之后,需要在墙里封印一个魔鬼以保证建筑物保持几百年的完整。亚瑟试探着敲了敲隐约看得见魔鬼形状的砖块,“嘿?”
“噢!魔法师!你们想拆迁了吗?快点儿放我出去!”
通常被关了上百年的魔鬼心情都不会好到哪儿去,亚瑟是知道这一点的,与众多魔法师驱使奴隶般对待魔鬼不同,亚瑟会和魔鬼平等交流,他们有的并不像书里写得那样谎话连篇,而有的就像是小精灵那样。“五十年之内都不会拆了这座陵墓,巨灵。”
“我都要无聊地疯了!你要是拆了它,我能帮上你的忙!我是和所罗门对话的巨人克莱,布拉格的巨灵帕克,我曾参与布拉格城墙、罗马斗兽场、法老墓室的修筑,我曾参与希波战争,我曾和马其顿最伟大的帝王并肩作战!我还参与了伦敦监狱的建设!”
“就是这儿?看样子你造得很牢固。”
石墙里的声音一下子变得十分沮丧,“老实说,这是我最完美的作品。”
亚瑟为了避免听到巨灵喋喋不休的抱怨,用传送咒给了他一副纸牌。
—tbc—

评论(2)
热度(8)

© koumlnigsbergloui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