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oumlnigsberglouis

坑,脑洞大,博爱。普中心。

自我介绍。
我江珩向来有足够的骄傲,我不写些讨好别人的东西,我写我自己想写的,写得好不好都一回事,写完我就不再改了,生个孩子也没有回炉重造的理。我爱听夸奖,人之常情,有些言过其实我自己也晓得,但我翘翘尾巴还是不能免俗的。我听得进批评,要是说得对了,我改。单纯看我不顺眼,我就不改了,我这德性惹得我娘有时候都恨不得十六年前把我按尿壶里拉倒,亲娘不爽我都死犟着没改,要是你不爽我立马就改了,那岂不是让我老娘很没面子。
我看我乐意看的书,看了大概不少,某些方面知道个皮毛,里头狗屁不通,别给我骗了,我不是啥学识渊博的学究,我就是个俗人。但某些不对路的书,再有名也不看,就算不看那本书马上完蛋,我也不看。
我对些比我有能耐的人格外敬重,以我的方式表达敬意;我对跟我性格对路的人挺好,咋说呢,你骑我脖子上拉屎,我先帮你把屁股擦了,擦得干干净净再抽你丫的;要是跟我不对盘,无论如何都是不对盘,我啥态度都摆脸上。
我这人很少时候算得上有风骨,有点特立独行的意思,但有时候粗俗得很,说出来的话压根不像是个读了书的人,倒像是个土匪。说出来的话和写出来的文章不像是出自同一个人,有人怀疑我作品的真伪,这他妈就很尴尬了,我就这德性,这德性写出一样德性的文章,算不得遗传基因变异。
总结起来我就是个有点风骨的莽夫,风骨好像也只挨得上边,没多少本事,就是狂,狂又狂不到哪去,有时候又怂。我就这样一个人,算不得好人,算不上坏人。你看到这还没把我删掉,说明够意思。你这么够意思,要是还觉得我有意思,咋不来聊聊看,看看咱俩性格对不对路,保不定你明儿就多了个一块儿造孽的兄弟。
画蛇总得添个足,我本来起这个名,第一想法是,江横,江上我都横着走,走到哪里不能横着走?又觉着野蛮得很,螃蟹才横来横去的,到底得煮了吃,思来想去,换了个珩,好歹第一眼看着像个文化人x

评论
热度(6)

© koumlnigsbergloui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