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oumlnigsberglouis

坑,脑洞大,博爱。普中心。

请求支援
“路茨…长官,请求支援”
“贝什米特上校,坚持一下”


寒武纪945年12月6日 休息日 6:35
一个美好的早晨,没有命令,没有文件,没有战争,没有野人,不能再美好了,除了该死的药。基尔伯特·贝什米特上校想。他正坐在餐桌前吞咽药片和营养胶囊,苦得像被丢进榨汁机的苦瓜和蜥蜴汁——他在外面执行任务的时候吃过蜥蜴,那味道实在是糟。上校还收到指令绝对不能喝水。据研究人员埃德尔斯坦所说,这玩意能够提高瞬间爆发力,不允许喝水也是他提的。众所周知,身经百战的贝什米特上校啥也不怕,只是厌烦苦涩的味道。
为什么不能做得好吃一点呢?贝什米特上校数次坐在埃德尔斯坦中校的桌子上提出这个问题,他把一条腿搁在另一条上,靴子差点踢到罗德的鼻尖。
罗德里赫只是一脸镇定地坐直了身子,两条腿一齐蹬了一下办公桌,带着轮子的办公椅借着这力道远离了桌子和愤怒的上校。“大笨蛋先生,这是给Alpha尝试的药物。我以为你会不那么怕苦呢,怎么说?秩序的军人”
上校发誓他透过镜片看见那双紫色的眼睛在发光。他觉得这一定是公报私仇!上校乎每次都会找他的朋友卡里埃多上校抱怨这件事,而这个热情的先生通常会剥开糖纸,然后塞进挚友那喋喋不休的嘴。
“伙计,这不过是小事!别太在意哇”他笑起来露出八颗牙,“罗德让俺跟你说,吃完药后二十四小时不能碰酒”
真见鬼。基尔伯特舔了舔嘴唇回忆着啤酒的味道。他好不容易托财务部那些人搞到了一些,现在不得不等上整整一天,可他妈的明天这个时候他照样要吃药!
基尔伯特只好借助别的东西来缓解不满,他从电幕底下抽出由驻扎在“自由”的指挥官之一柯克兰上校寄来的信。
纸张在这个时代已经少之又少,唯一的纸张只由内务部用于记录重要文件。军官权限的好处就在这儿——搞到普通人搞不到的玩意。再说,会用笔写字的人也少得可怜。如果不是诺曼的指导,说不定基尔伯特·贝什米特和亚瑟·柯克兰会像大部分人那样,只知道用嘴和脑子来表达观点。诺曼将军对电幕、电子眼镜以及电子视网膜都嗤之以鼻“那样不算人。孩子们,书信是美好的”可诺曼将军死后,这些东西就构成了“秩序”不可或缺的一部分。迟早要出事,基尔伯特想。尽管并不接受电子视网膜的移植,他和亚瑟还是戴上了由政府配备的眼镜。
基尔伯特和亚瑟对彼此的信任源于从前那场战争。他们明白对方身上哪道最深的伤口是谁干的好事,也明白那家伙最后的下场。他们用最原始的信件交谈,以怀念从前战争时为数不多的美好的时光。基尔伯特用小刀撬开火漆印,注视着信封上有些歪斜的字迹,这不对劲。亚瑟对待书写一直是重视的,在他看来,如果不能流畅地书写文字,是对收信人的不尊重。
亚瑟被派往前线以后,基尔伯特再也没有收到过他的信件。这是第一封,真是难得。基尔伯特展开信纸,内容不长。花体字母或多或少都像是在哆嗦。
“亲爱的基尔,
寒武纪的天气总是反常。你的伤口怎么样?愿你记得穿上你的军装外套,不要醉倒在倾倒生活垃圾的地方,如果你那么做了,一定会被铲进去的。
你在基地休假的感觉肯定不赖,真希望我在出征前提早休假。不过我似乎很快要回来了。
阿尔弗雷德·F·琼斯先生用你教的手法,在我的肩胛骨上用战斧砍了一下。现在我的右手几乎动弹不得。我收回从前说琼斯会比我们更强的话,他叛逃了,现在似乎是“自由”的一个小头领。
希望你迎接我的归来,我终于不用带上那该死的混蛋作为累赘了。
诚挚的,
A·K”

评论
热度(11)

© koumlnigsbergloui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