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oumlnigsberglouis

坑,脑洞大,博爱。普中心。

兄弟[伊双子]


这是同居者的延续,有点儿短。


今天的太阳比以往更好,南部的阳光从屋顶破损的地方和敞开的窗户窜进来,悄无声息地占据了绝大部分的空间,见鬼的灰尘漫天在飞,我嘟囔了一声,好吧。我正坐在能够容纳十四人共进午餐的长餐桌旁,光照不到的地方。那张长餐桌是我祖父仅存的遗物,别的早就被我那酒鬼爹卖了个一干二净,长餐桌旁有两张椅子,是我和我弟弟找了很久才买回来的。费里西安诺那个笨蛋正弯着腰在院子里捣腾着什么,院子里的植物已经很久没有被修剪过,我坐在这儿看了五十年,它们肆虐地生长,死掉,再继续没完没了的长。只有蠢得透顶的笨蛋才会想到要修剪它们,以至于我只能透过窗户,在一团团的绿影里找到那点银白。老子死死盯着那点上下晃动的白色,以免那家伙在我看不见的地方死掉。我越来越担心这一点,而这个傻老头只会嘿嘿地笑,不以为然。他棕色的头发变成了银白色,他甚至还开始蓄胡子!连我们的爷爷都没有留那么可笑的八字胡!皱纹和老年斑攀上了他的脸颊,尽管如此,在我看来他还是和以前一样,蠢。我在他身上闻不到死亡的气味和老年人特有的酸臭气,他一直是年轻的气息像是被光晒过的干草。
说实在的,我已经有四十九年十一个半月没有看见他了。
半个月前他拎着一个箱子回到了我们的家。就像我五十多年前拎着一个差不多大小的,只装着画笔、几件衣服、一把小提琴的箱子,从这儿,去马德里,再去柏林,最后回到这儿。那天我正坐在椅子上,等待没有点着的壁炉能够把我的衬衫烘干,我看着屋内家具在黑暗中的轮廓,直到黑暗的深渊张开巨口即将把我吞没,我就被惨叫的门的合页惊醒了。我从椅子上跳下来冲到门边,迷迷糊糊的,想要抓着那个开门的混蛋狠狠骂一顿,妈的,门上聚集的灰尘一下子被扬起,呛得老子直咳嗽,开门的那个家伙也被呛得直咳嗽,我在灰尘散尽后看见了我的弟弟,他不停地揉着眼睛,恍惚之中好像我们还在玩小时候的镜子游戏。我们常在餐桌前和画布前假装是对方的倒影,我用左手,他用右手,爷爷总是被我们逗笑,他会在我们表演完后亲吻我们的脸颊。那老头的胡子总是蹭得我很难受。老头死掉了,我们也没有再玩过这个游戏,因为我们显现出更多的不同之处,比如我趋于绿色的眼睛,他的偏向金色,和老头一样,妈的,老子不喜欢我的眼睛,和酒鬼爹的,还有一个西班牙混蛋的一样,我不记得他们长什么样,叫什么名字,只记得这两个家伙都不是好东西。说来也怪,只有我和费里西安诺都印象深刻的记忆我才记得清楚,说不定我从他那借用了记忆。比如他永远都是讨人喜欢的、光彩的那个,比如他的画永远比我的更“美好”,比如老子已经死了,他还活着。
那家伙半个月前回来就在隔壁房间住下了,那个房间有一张他刚买回来的床,屋顶也没有洞。看样子他也要和祖父、混帐父亲、我一样,死在家里。他很老了,腰有点弯,头发全白了,牙齿倒是一颗也没掉,他这样还能和姑娘们约会,周末去酒吧跳舞,他那一身骨头居然没有咔吧咔吧断掉几根,他出门之前我站在门口送他,叮嘱来接他的几个女孩,记得把这个老东西的尸体拖回来。
费里西安诺活蹦乱跳地回来了,我不会承认我有那么一点庆幸他没有死在那儿。他打开了那个小箱子,好吧,老子就知道,里头是一把小提琴,几件衣服,画笔。在我意料之外的是还有一张照片,包括我和弟弟在内,四个年轻人,我大概见过另外两个人。可老子一点也不记得。
费里西安诺拉了首曲子,大概老头从前为我们拉过,可老子记不清。这个懦弱的家伙拉到最后哭了,哭着哭着就躺在床上睡着了。我还是一点都想不起来,除了费里西安诺的名字,老子甚至连自己的名字都不记得。

窗子外面的笨蛋还在捣腾那些植物,他还在哼唱些乱七八糟的歌,我伸长胳膊从花瓶里扯出了几朵他刚放进去不久的花,很小,蓝蓝的,大概也没有名字。老子想把它们放在我坟墓前面,可我没有坟墓,我连墓碑都没有一块,我只好把花随便塞回去。我是走到海里淹死的,就在房子附近的海。所以我才会湿哒哒地走回来,坐在壁炉边,等着烘干我的衬衫。如果我有墓碑,我就可以知道我叫什么名字。
费里西安诺走了进来,手上拿着几个番茄,他居然在外头摘番茄?!他笑嘻嘻地把番茄放在桌子上,我忽然想伸手拿一个,我非常想吃一个番茄,谁知道为什么,老子他妈的就想这么干。
他拖着他的凳子坐在我旁边,那儿正好能晒着太阳,而且我伸手就能够着他。他抱着双膝,坐在椅子上睡着了。我的姿势和他一摸一样。我站起来,挪动了一下椅子,让我们挨得很近,像出生那么近。我亲了亲这个老头的脸,他看起来很老了,我想,老子需要在几个月后的某个阴雨天出门,留一张便条给神父,告诉他费里西安诺·瓦尔加斯死在了他的家里,然后看着他被装进棺木,埋在地里。
到那个时候,他就会知道,蹭过他脸颊的并不是一阵风,每天夜晚注视着他的并不是什么鬼魂。
我是费里西安诺·瓦尔加斯的哥哥,除此之外老子什么都记不清楚。
—The end—


评论
热度(12)

© koumlnigsbergloui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