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oumlnigsberglouis

坑,脑洞大,博爱。普中心。

孤独(普英普)

为什么基尔伯特会和亚瑟在一起?

亚瑟·柯克兰在壁炉旁观赏着夜雨,红色的火光映得他的脸泛红,他的爱人正坐在他对面的椅子上捧着一本书,基尔伯特的眼镜从鼻梁上滑下来一截,他凑近书页,看起来像是上了年纪的老头。亚瑟嘲笑他,一如他们还是同盟。

记忆对他们来说太过于冗杂,基尔伯特在他闲下来的时候会翻阅曾经的日记,发黄的纸页几乎一碰就要碎裂。他们在记忆里是彼此的同盟,也是彼此的敌人。

基尔伯特记得他第一次登上亚瑟的船之后干呕不停,而另一个年轻人抱着手臂讥笑他,带有英国人独特的幽默,基尔伯特一脚把他踹下了船。那个海盗居然他妈的不会游泳。

他们再次上船,亚瑟是被基尔伯特捞上去的。

他们都湿漉漉的,没力气再打一架。

他们沉默着,斜倚着舷栏,望着天和海。

亚瑟回头看向基尔伯特,

他亲吻了那个白毛的家伙。

大概是那个时候,他们就陷入了爱情,各自享有孤独的爱情。

他们的爱情较之其他人的,简无可简。

当时他们年轻,

往日的荣耀与耻辱在夜雨中显得潮湿如同烂泥,

他们的爱情在雨中生长。

谁知道基尔伯特为什么要搬去英国呢?他的旧伤一到下雨天就疼得难以忍受。

他的旧伤又那么多,以至于在多雨的英格兰他的疼痛更甚。

因为有一个和他伤口差不多数量的家伙会和他坐在壁炉旁,嘲笑彼此。

他们从来不共享孤独,那是他们以个人身份结婚以来,唯一不共享的财产。




只是一个小段子而已,最近总是下雨,黏糊糊的,于是就写了这样一篇,希望有人可以和我一起在雨天看书,恩,如果膝盖上盖着毯子就好了。

评论(2)
热度(34)

© koumlnigsbergloui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