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oumlnigsberglouis

坑,脑洞大,博爱。普中心。

请求支援[独普/ABO设定/双A/非国设]

“路德维希…长官.请求支援.”
“贝什米特上校,请务必再坚持一下”




奥陶纪*946年 10月3日.6:05a.m.
基尔伯特·贝什米特上校正就着增强瞬间爆发力的药片咀嚼合成营养物,类似嚼塑料的口感让他有点反胃——他在“秩序”以外被称为“freedom”的区域执行任务的时候咀嚼过远古时期的人种所制造的塑料,天知道那是什么玩意儿。埃德尔斯坦下校绝对是个心理变态,总是让他试验一些奇奇怪怪的药物。为什么味道不能好一点呢?贝什米特上校曾数次敲着他的桌子这么吼叫,有几次甚至揪着衣领把他拎了起来。
“你这个笨蛋长官,”埃德尔斯坦下校扶正被打歪的眼镜之后回答,“因为我不是Alpha。”这个Omega绝对是公报私仇。贝什米特上校曾数次向卡里埃多中校抱怨这一点。而安东尼奥每次都是和他喝上几杯以示安慰,之后继续为下校收集奇特的味道。
基尔伯特咽下最后一口塑料后开始处理由“freedom”驻军总指挥,柯克兰上校寄来的私人信件。
他们对彼此的信任源于“秩序”还未被建立时的同盟。他们明白对方身上哪道最深的伤口是谁干的好事,也明白那家伙最后的下场。他们用最原始的信件交谈。以怀念从前在战场上如原始人般的交流。
柯克兰上校被派往作战以后,基尔伯特再也没有收到过他的信件。真是难得。基尔伯特展开那张被揉皱了的信纸,内容不长。略去那些古英格兰人的冷笑话——柯克兰追溯到数万年前似乎有那个王室的血统,可算些什么呢?老早就没有国家了。信的大意是说,柯克兰最看好的琼斯少尉叛变了,用最原始的战斧给他肩胛骨上来了一下。现在他的左手几乎动弹不得,或许这会是他身上最深的伤口。
之前斯科特那个傻逼给的那一刀不算最深的了。柯克兰在最后写道。
基尔伯特明白如果柯克兰以谈笑的口吻讲述这件事,那么他绝对是疯了。
当贝什米特上校咬着钢笔思索着应该如何安慰这个朋友时,他的弟弟,路德维希少将给他下达了一条秘密指令,让他准备准备,独自去“freedom”干掉一个疯子。
艾伦·R。

*1.仅仅是以地质时代来表示年份。
还没写完,不过这篇文的背景我解释一下?在不知道多少年以后由于人种变异,性别重新划分为Alpha、Bate、Omega,各国之间的战争愈演愈烈,直到最后就剩下希望构建秩序的一方和希望保持自由,没有任何约束的一方。构建秩序的一方拥有科技实力和军事实力,打造了一个被称为“秩序”的一半世界,当中的人都是遵循规则服从命令。每个Alpha都在一定年纪后按照系统分析进行专门训练,以增强“秩序”的实力,他们是“秩序”中拥有最高权力者。Bate则被按照编号分配相应工作,直到年龄合适就匹配给他们一个系统指定的Bate。几乎,每个Omage都被专门分隔开来,直到系统对他们的基因进行分析,匹配给最适合的Alpha,进行标记。希望保持自由状态的一方被称为“freedom”。所使用的是在数次战争之前的,几乎算得上古人类的武器。他们允许自由繁衍,没有规则,一切都是允许的,甚至于最弱小的Bate都敢砸碎Alpha的脑袋以夺得那个他所爱的Omage。“秩序”时常派遣军队对“freedom”进行清扫,却总是因为对方的游击战打法导致战局僵持。
基尔伯特和亚瑟经历了“秩序”和“freedom”之间最大的那场战役。路德的父亲查理在那次战役中死去。查理曾是“秩序”的首领,所以路德维希会拥有少将的军衔,当然,这不只归功于他的父亲。他的行事风格也深得“秩序”管事的那些老头的心。

评论(6)
热度(43)

© koumlnigsbergloui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