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oumlnigsberglouis

坑,脑洞大,博爱。普中心。

荣光过后[普独普]
还没写完,图侵删
基尔伯特几乎是为战争而生的,可又有谁在诞生伊始就能够熟悉并热爱战争呢?基尔伯特认为自己只是刚好在那个时候诞生并被卷入其中无法自拔,像一直在泥潭打滚而沾沾自喜的猪,直到深陷下去才醒悟过来。他以一身如功勋般的伤痕为代价换取了足以驾驭战争这头桀骜野兽的能力。他享受了战争带来的短暂荣光,也换取了在那片充斥着混乱的大陆上存活的权利,还有他脚下的土地。而荣光过后这个一直骄傲的国隐匿了踪迹,仿若一只潜伏于黑暗之中的巨兽,但它不会再出现。基尔伯特在那之后鲜少向人提及他从前的荣光与失败,他只会在某一瞬忽然想起那些遗忘在角落中腐烂的过往时光,他将它们都记在了日记本当中,久远到仿佛一碰就会散架。即使是在满是泥泞的战场上,他也会在短暂的休息时间半蹲着,尽量将一张皱了的纸展平,半蹲着用短得不能再短的铅笔写下简短的字句,随后再折起塞入上衣口袋避免它沾上泥水。那是他自孩提时就养成的习惯,现在想起来,他大概是害怕被遗忘的。那些日记也只有他会翻动,他至少能够记住自己以延缓世界对他的遗忘。 现在基尔伯特·贝什米特抛弃了那占据他的躯体几个世纪之久的蚀骨疼痛,转而以一种他一直向往着的自由姿态继续生活着。只有在天气突变时他的旧伤才会提醒他曾经历过的一切,隐隐的疼痛感能够帮助他思考,这是他的朋友们,或者说是敌人们慷慨留下的赠礼,供他在荣光逐渐消散的岁月中回味并享受过去。他已在数百年无休止的混乱中消耗了太多精力,不过余下的热情足以让他在几近永恒的生命中体验他所需要的生活。现在并不算晚。基尔伯特在咬下第一口面包时这么想。 我还有足够的时间赶去上班。

评论(8)
热度(82)

© koumlnigsbergloui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