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oumlnigsberglouis

坑,脑洞大,博爱。普中心。

姓氏 独普or独神罗 01

“他后来去哪儿了呢?哥哥”路德维希问道。
他在椅子上坐直了身子,双手撑着椅子,小幅度摇晃着双腿。路德维希的视线从自己的鞋尖上移开,转而凝视兄长,而基尔伯特·贝什米特正若有所思。
路德维希只好盯着面前那本厚实的书出神。
他想起了那个比他稍大些的男孩,海因里希,总是沉默着的。在他们为数不多的相处时光中,他们之间总散发出一种纯粹的沉静。只是他们时不时会抛出几句话,有些是孩童天真的问询,有些是思想碰撞闪烁其间的火星,还有些是他们经受不住共同持守的孤独脱口而出的感受。
那个男孩戴着一顶遮掩了耀眼金发的黑色帽子。他只能想起这一点。路德维希的记忆有些模糊不清,仿佛那个看起来和他年纪相仿的男孩只是他在病榻上所幻想出来的梦影。
最后一次路德维希见到海因里希宛如梦境。
被血液浸泡的甚至有些柔软粘腻的土壤,路德维希觉得马蹄踏上去都显得不够坚实,头顶的秃鹫再次绕着战场盘旋了一周迟迟不愿降落。
路德维希看见了他。他的眼中充斥着愤怒与不甘,似乎还有难以察觉的恐惧。几缕金发被汗水或是血液粘在额上,路德恍惚之中想要扶起他,擦去他脸上的血迹。而路德只是倚靠在带有鸢尾花气息的怀中瑟瑟发抖,望着他的“朋友”饱受煎熬的样子,无能为力。
海因里希在倒下之前对着路德维希笑了,毫无血色的嘴唇一开一合。
“我将被抛弃”
路德维希听到弗朗西斯·波诺伏瓦在他耳旁的叹息,随即眼睛就被捂了个严实。但他还是嗅到了死亡的气味,隐藏在秃鹫的羽翼间。
在那之后,他再也没有见过海因里希。
他发现他和海因里希有个共同点——都没有姓氏。
对此海因里希的解释显得简单明了
“因为混乱,所以没有”
每天给自己名字后面缀上不同的姓氏是一件麻烦事。
路德维希也这么认为。
路德维希知道海因里希想在名字后面缀上什么。
海因里希·凯撒。

 

 

 

因为在本家设定当中路德其实是没有姓氏的,根据这个就写了,可能是个中篇?

评论
热度(9)

© koumlnigsbergloui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