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oumlnigsberglouis

坑,脑洞大,博爱。普中心。

毒药[北美双子.新大陆]ooc致歉

在我六岁的时候,我和我的熊一起制作毒药。我们那时候生活在海边,每天等待着两位先生来。他们从船上下来,皮肤里带着遥远大陆的味道。波诺弗瓦先生的下巴上总会冒出很多胡茬,亲吻的时候扎得我有些疼。但我和我的兄弟都,尽量抢在前面亲吻他。我的好兄弟更喜欢亲吻柯克兰先生。
当然,他总是比我更讨喜。
我不知道是哪天开始我们找到了一个容器,于是我和我的熊往里面装各种我们认为有毒的东西。蜥蜴的蛋,毒蘑菇,莫名其妙死去的人的头发,以及已经变质了的柯克兰先生为我们带来的食物——我不觉得那有毒,但我的熊这么认为。
我们喜欢制造毒药,它现在真的很毒了。我这么对我的熊说。
但我们应该拿它做些什么?我的熊说。
我们没有痛恨的对象,我们也不敢用它对待大人,或是动物,植物,之类的。
可是我们要用掉它,毒药总是应该被用掉的。
难道应该对柯克兰先生用这个吗?尽管他丝毫不在意我的存在但是他至少会做饭给我,和我的兄弟。
得了吧马蒂,他在对你下毒。
不我不会的。我也不会对波诺弗瓦先生用毒药。他拥抱我,亲吻我。他教我很多东西。他对我不赖。我想…我不会对他用的。



我不记得我是否倒掉了那玩意。或者是用于别的,例如放进我兄弟的食物里。我不知道我记忆中那个扼着自己喉咙的满眼泪水的阿尔弗是否真实,我觉得那是我的想象。就像熊一样。
我只知道在那之后我搬走了,离开了我的兄弟,也不必再掐着日子等待他们带着异域的毒药来到我的土地上,和着温情让我咽下去。

你永远不知道用树枝搅拌毒药是有多么美妙。躲在灌木后面,站在潮湿柔软的地面,驱赶着蚊虫,和一只熊搅拌着剧毒的东西,汗水顺着额头流下来,滴在分不出颜色的毒药里,好家伙,那又更毒了。那种成就感就像是搅拌枫糖浆一样。大家都喜欢制作毒药,我也喜欢。



我就是想尝试写写黑化的马修以及…你们真的没有动过制作毒药的念头吗?

评论(12)
热度(28)

© koumlnigsbergloui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