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oumlnigsberglouis

坑,脑洞大,博爱。普中心。

懦夫

我是一个令人作呕、彻头彻尾的懦夫。
在我认识到我是懦夫之前,我是一个诗人。因为我的脑袋无时无刻都在冒出灵感。多到我都来不及记录下来。我辞了工作,做了一个自由撰稿人,因为我想写下一切,一切我所感知到的东西,我甚至觉得我是创世的上帝。
我喜欢写。我喜欢蹲在茶几前,嗅着被父亲摁灭的最后一支烟的气味,等待灵感从我促狭的头脑里迸发,用一只铅笔在草稿纸上涂写,直到书架上不再有空余的缝隙让我再赛上草稿纸,我才开始思考我应该怎么对待这些东西。
我开始把我创造的,多到铺满了地面的凌乱手稿输入电脑,等待打印机把它们吐出来,然后再塞进信封寄给一个出版社。它们断断续续地发表。
在我寄去第五百一十二首诗之后,编辑说,他们打算为我出诗集。
那几本书为我赚来了不错的人气,我只好开通了一个微博,时不时向我的读者们证明,我拖稿的时候依然鲜活得像冰柜里的金枪鱼,并没有像他们想象的那样,在我创作时卧轨自杀。
他们认为能够写出那样的诗的人,很酷,他们总是想窥探我的创作背景。例如我的笔名的来历,是否是来源于什么传说,可是我确实是叫铁轨。赵铁轨从来不用笔名。
就算是每天写上十几首诗的我也会有灵感枯竭的时候,当我有一天对我的编辑和欣赏我文字的人表达我想出去好好走走的想法,并且一定会带回来一堆满满的稿子,他们同意了。

评论
热度(2)

© koumlnigsbergloui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