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oumlnigsberglouis

坑,脑洞大,博爱。普中心。

致我最亲爱的哥哥

我真是受够了阿尔弗雷德•F•琼斯。
路德维希的克制消失得无影无踪,直到他将油门踩到底时,他仍然在谩骂着,用他所能够想到的任何污秽的词汇。
路上并没有多少人,这让他能够尽情狂飙不至于被什么阻挡,或者是被贴上几张罚单。去他妈的吧。
他甚至不知道他要去哪。
他只知道一件事,他要离开那个鬼地方。他受够了Alf那自以为是的指手画脚,他受够了和Alf一起参加世界会议,并且要和苏联维系表面的友好。他看见基尔伯特望向他的眼神,冷漠的,又带着怜悯,不,这并不是最重要的。
重要的是,那个斯拉夫人带着笑意瞄了一眼他的哥哥,基尔伯特便顺从地,缓慢地低下了头,继续在会议记录上写写画画。伊万把路德维希的利剑改造成了苏联的战士,仅仅想到这个就让路德维希难以接受。他忘记了他在战争时期是如何将他的利剑摒弃,以免划伤自己。
在Alf要宣布一件事之前,一向敬业的路德维希第一次逃走了。
路德维希稍微冷静下来,停下了车。他才发觉他开到了一个偏僻的小公园。基尔伯特曾在路德维希筹备战争前短暂的和平时期的某天提出想要在这个地方喝酒、吃香肠和热松饼,然后…那时正准备签订苏德互不侵犯条约的他是怎么拒绝兄长这个小小的要求的?他只记得拒绝之后,基尔伯特出去了一整天,直到喝得连站也站不稳,路德维希没有问基尔伯特缘由,只是把他带进了厕所,稍微冲淡了酒味,并且确定他不会呕吐才让他爬上床。
半夜,基尔伯特忽然站起来,走到窗边唱起了歌,或者说,吼出了歌,“无论在何地,生存还是毁灭,我将夺回明天。向本大爷下跪!褒奖我!赞美我!过来!我会抚摸你的!”这个浑身酒气根本不像一个合格军人的男人陷入了酒精带来的疯狂。
路德维希不会承认,在那个时候他对基尔伯特萌生出了一丝厌恶,实际上是恐慌。他有些害怕,或者说是忌惮他的哥哥,他担忧这个强大的把他扶上王座的男人总有一天会取代他,“夺回他的明天”。上司的性格在某种程度上对刚刚成年不久的年轻的德意志的性格有一些影响。比如路德维希开始对他的哥哥起疑,比如他开始走错路。谁知道基尔伯特会做出什么来呢?他总是反对他的想法和他的提议,甚至不接纳他的上司。我的担忧也是自然而然产生的。路德维希想。
然而现在路德维希才明白自己那时是有多么的狭隘,在一个清晨,他开始思念自己的哥哥。
他下了车,坐在长椅上,他的脑袋埋在手心里,向来梳得整整齐齐的金发散下来,他无知无觉。他感到足以压垮他的疲惫,不知何时他开始哭泣,一开始只是几滴眼泪掉落,不由自主的。随后泪如泉涌,伴随低沉的呜咽。路德维希觉得左胸口一阵疼痛,并不是属于他的,那一半柏林出了什么变故,而是他作为人的心脏在疼痛。他不知道在为谁哭,他感到沮丧,他发现流的眼泪越多越发的轻松。他心中那令他无法承受的黑暗畏缩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片广袤的银白,象征着他兄长的银白。
“吾乃普鲁士人,你可知我颜色?”这句话忽然出现在路德维希的脑海之中。他甚至忘记了哭泣,他掏出手帕迅速擦拭干净泪痕之后就拿出了随身携带的笔记本,他把纸张摊在膝头,用钢笔在纸上划过写下无头无尾的诗行。他把他和基尔伯特相处的时光一一记起,才明白他对兄长的误解到底是多么深厚。他从战火、硝烟、屠杀当中清醒,他意识到他也是同样爱着曾经他所厌恶的哥哥,他终于把自己从战争的余热之下剥离,仿佛又变回了那个力量极小的“帝国”,那个时候的路德维希和基尔伯特之间毫无嫌隙。
那么,这个陪伴了他几百年的哥哥,基尔伯特,是什么颜色的呢?
正在沉思着,一只手搭在了路德维希肩头。他有些仓促回头,钢笔滚落在地上。路德维希看见一个小孩,穿着格子衬衫,一手按在他的肩上,一手拿着一叠报纸,可能是被路德维希惊慌的神情逗乐了,笑得看不见眼睛。帽檐下有几缕银发。
是的,银色,基尔伯特是银白的,平和,对待他是平和的,温和的,偶尔会起争执,但归根究底他还是很温柔的,会把最后一份食物留给他,即使那压缩饼干并不好吃。
当那个孩子意识到路德维希的钢笔掉在地上时,他跑了过去,捡起来,并且用衣角擦干净了黑色笔筒上溅到的泥点,毫不在意衣服上沾到了一道污渍。
“真是抱歉,先生。”孩子小心递给路德维希那支钢笔,又在他掌心放上一颗几乎融化的巧克力。小小的一颗,在路德维希手掌中央显得像个小小的孤岛。“我想你会需要这个。”
路德维希有点慌乱,他从钱包里抽出一张纸币递给那个报童打扮的孩子,又从那叠报纸上抽了一张。随后尽量对他挤出一个笑容。报童刚想从他一动就叮叮当当的口袋里拿出零钱,路德维希就微笑着示意不需要。
“谢谢,大块头,不过巧克力的事,千万别告诉我弟弟,”他朝着一堵墙后探出脑袋的金发小男孩努努嘴,“我可是给他留了一颗”
报童的眼睛是红色的,像基尔伯特的红色。路德维希想,基尔伯特是红色的,正如他伤口中流淌出的血液,正如他为了统一德意志而燃起的战火,正如他望向路德维希的时候眼中的红。
“大块头,”那报童双手枕在脑后,垫在椅背上——他不知道什么时候坐在了路德维希的身旁。“我弟弟和你有点像呢,不怎么说话,又很认真的样子。也都是蓝色的眼睛,金色的头发.”


还有一大半没写…。

评论(4)
热度(28)

© koumlnigsbergloui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