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oumlnigsberglouis

坑,脑洞大,博爱。普中心。

首先.嗯我只是.喜欢这个图而已.与内容无关.图侵删.

家园
Das Heim,有我根的地方,我所属的地方。家园的大小仅仅通过心灵的选择来决定,可以是一间房间、一处风景、一个国家、整个宇宙。——米兰•昆德拉

德语当中有个词,das Heim.基尔伯特作为民主德国工作的闲暇时间会思考,我所属的地方,在哪里呢?
当他和伊万结束工作之后,一人拿着一小瓶伏特加在街道上行走,准备回家。
基尔伯特问,“你的Das Haim 在哪里呢?”
伊万用并不怎么流畅的德语重复这个词,低头喝下一口酒回答,“苏/联”
“本大爷问的是,'归属'”基尔伯特用俄语反复解释了几遍,只希望对方能够理解并且给一个他想要的答案,伊万不会让他失望的。但他并不知道自己在期待些什么,“我的意思是,除了国家”
“雪。有雪的地方就是我的das Heim。虽然它很冷,而且融化之后并不干净.但它能够保护我.就像——这样”这么说着,伊万抓起一把雪尽数撒进了基尔伯特大衣的领口。
他们只知道当他们俩到家的时候已经冷得连笑声都打颤——他们看着对方鼻头冻得通红的滑稽样子又笑了好一会儿。
是的.他们用伊万的Das Heim打了一架.像冰湖大战之后的几次那样。


柏林墙要拆除了.病得有些憔悴的伊万这么告诉基尔伯特。
基尔伯特不知道该怎么做.是丢下正在生病的伊万回德国,还是留在苏联照顾他。
“走吧.我送你回去”伊万在一阵猛烈的咳嗽之后挤出了这句话。


基尔伯特看见了路德维希,激动得连回头看一眼都忘了,任凭路的维希拥抱住他哭泣,他也在哭泣着。
不久.伊万就“离开”了.离开了下雪的地方.他可能,回到了他的乌托邦。
伊万的归属是那虚无缥缈的社会主义的未来.基尔伯特想.我的归属是什么呢?那已经撤销建制的普鲁士吗?
当他看到窗外的雪之后,他知道了。
那是雪。

评论(6)
热度(26)

© koumlnigsbergloui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