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oumlnigsberglouis

坑,脑洞大,博爱。普中心。

之前写的普爷生贺
#地狱梗#普爷生贺#三战之后世界不存在国家,所有国家都到达了地狱#
普仏# 死神普x亡灵仏
“嘿老兄”
弗朗西斯怀疑自己最近出现了幻觉,在某一个瞬间头疼欲裂就会看见那个熟悉的银发男子。
倚着与他身材不相称的巨大镰刀笑得一脸张狂朝他打招呼,胸口破了一个大洞。弗朗西斯知道,是他在那年为这个男人补了最后一枪。阿尔弗雷德朝基尔伯特的胃部开了一枪,没有把他杀死。弗朗西斯本不想为难这个曾经的恶友,但他看不下去恶友要足足受十五分钟的折磨才能死亡。胃酸侵蚀内脏的痛苦,他不知道这个骄傲的普鲁士人能否承受,他只好乘着阿尔弗雷德点烟的空档对着基尔伯特的胸口开了一枪。阿尔弗雷德没有说话,任何人都知道法/国与普/鲁/士、德/意/志的关系很差,让弗朗西斯发泄一下仇恨也没有什么不妥。弗朗西斯什么话也没有说,只是厌恶踹开了基尔伯特倒下的尸体,再朝他满是伤口和灰尘的脸上啐了一口。谁也不知道他心里在想些什么,弗朗西斯是一个合格的演员,一直都是。可能基尔伯特知道。
弗朗西斯现在已经没有什么太大能力来保护他的人民了,这是来自亚瑟的仅有的正常评价之一,确实如此,二战的伤还未完全恢复,又再次受到重创,来自于美/国的,他都数不清身上到底有多少新添的伤痕。他抹去金色睫毛上的血迹——那是从额头上的伤淌下的。黑红色的,像极了那个白发的家伙身体里流下来的。弗朗西斯看着腿上的血迹流到地上,汇成暗红色的细小溪流。这些污秽的红都没有基尔伯特美,他的眼睛胜于这一切,特别是和自己作对的时候。
感谢上帝,我终于能够再见到他,不碍于国家的身份向他表达爱意。嘶——该死。当时的基尔伯特,可能也是这么疼吧。弗朗西斯闭上眼睛,忽然想起这天大概是那家伙的生日,有什么好送的呢?他得好好想想。毕竟他现在连一对简单的戒指都没有,甚至一朵矢车菊都无法拿出来。
银发的死神一身黑袍,张开双臂拥抱他曾经的好友。天知道他有多想再触碰到他。在他将弗朗西斯圈进怀里抱紧的时候,用镰刀贯穿了他的胸膛。
“嘿老兄…本大爷很抱歉,”他这么说着,拥抱得更紧了“我是死神.不得不这么做.”
“生日快乐…”弗朗西斯笑着从胸口掏出了还在淌血的心脏,放进了基尔伯特空荡荡的胸口。“我爱你.小基尔”
“可是我没有心,不能爱人”
“不,你现在有了,这可不是巴黎,这是弗朗西斯的心脏”
这两个浑身鲜血的人,将这样一同堕入地狱。谁说死亡会分隔他们?他们的爱将至世界尽头。
生日快乐,普鲁士。你将永存。
#图侵删#

评论(3)
热度(47)

© koumlnigsberglouis | Powered by LOFTER